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馬太福音第十七章

 

登山易容(十七1-8

在該撒利亞腓立比重大的事件之後,緊接朽N是登山易容偉大的時刻。我們首先來看在這榮耀的時刻臨到耶穌和祂所揀選的三個門徒的光景。有一種傳說認為登山易容是在他泊山,但是這種說法似乎不可能。他泊山頂是一個軍事要塞和一座大城堡,在一座原為要塞的山上易容,簡直不可能。易容的地點很可能是在黑門山上,黑門山與該撒利亞腓立比相距十四哩。黑門山是一座很高的山,高達九千四百呎,距約但河谷海拔一萬一千呎,在一百哩以外巴勒斯坦的另一端死海那邊都可以看到它的雄姿。

因為這座山實在太高了,不太可能發生這件事。推斯權姆會吏(Canon Tristram)述及他與同伴們如何爬上去的經過。到達山頂上需要花費五小時,而且在山頂上不容易從事任何活動。推斯權姆說:『我們在山頂消磨了大半天,但很快就受到空氣稀薄的影響。』

登山易容的事蹟是在黑門山壯麗雄偉的斜坡上發生的。時間一定是在晚上,路加告訴我們門徒們都在打盹(路九32)。第二天耶穌與祂的門徒回到平原,發現患癲癇病孩子的父親正在等戎L們(路九37)。當時大約是在太陽下山,或黃昏,或晚上發生這驚人的異象。

我們一定會問耶穌為甚麼要到那邊去?祂為甚麼要退隱到這寂靜的山坡?路加給了我們一點線索,因為路加告訴我們耶穌正在祈禱(路九29)。

我們要盡量地設身處地去想,那時候祂正往十字架的路上走去。祂感到十分的確實,祂一次又一次地告訴門徒十字架的道路。在該撒利亞腓立比我們看到祂面臨一個困難,處理忖@個問題。我們已經看到,祂尋找門徒中間有誰認識祂。由於彼得領會了惟有耶穌是上帝的兒子,這個問題已經得到可喜的解決。但在耶穌動身走上這段最後的路程以前,祂必須要解決一個更大的問題。

祂必須確定,祂是在做上帝要祂做的事情。祂必須確定,到耶路撒冷去接受十字架,實在是上帝的旨意。耶穌到黑門山上去求問上帝:『我走向耶路撒冷是不是你的旨意呢?』耶穌要到黑門山上去聽上帝的命令與聲音。在耶穌沒有與上帝商量以前,祂決不採取任何的步驟;祂怎麼敢在未與上帝商量以前採取這決定性的一步呢?耶穌在每一件事上,都會問:『這是不是上帝對於我的旨意?』這就是祂在寂靜的黑門山坡上,所發出的問題。

這是耶穌與我們最大的不同之處,也是耶穌之所以成為耶穌的重要因素之一,耶穌總是在問:『上帝要我做的是甚麼?』我們幾乎經常都是在想:『我要做的是甚麼!』我們常說耶穌獨一的特性就是祂是無罪的,這是甚麼意思?準確的意義乃是:耶穌以上帝的旨意為旨意。每一個基督徒必須經常唱這一首聖詩:

我願行主之路,儘管路途黑暗;
求主為我擇路,伸手導我前行。
苦樂不敢自擇、雖能,我仍不願;
求主為我選擇,使我向前直行。
凡事不論大小,不從我私心,
求主作我首領,將我引導終身。

當耶穌有難處的時候,祂不是單憑自己的思想的力量求解決,祂也不微求別人的意見,祂把難處帶到僻靜的所在交給上帝。

過去的祝福(十七1-8)(續)

在這個山坡上有兩位偉大的人物摩西與以利亞,向耶穌顯現。把兩位上帝的僕人的許多經歷與耶穌互作比較,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摩西從西乃山上下來的時候,並不知道他的臉貌發光(出卅四29);摩西和以利亞都在山頂上與上帝有最親密的經歷。摩西到西乃山去接受律法的石版(出卅一18);以利亞在何烈山上發現上帝不在風中,不在地震之中,卻在微小的聲音之中(王上十九9-12)。摩西與以利亞之死更使人驚奇。申命記卅四章五至六節告訴我們,摩西在尼波山上孤單地逝世,讀起來好像上帝親自作了那位百姓偉大領袖的埋葬者:『耶和華將他埋葬在摩押地,伯昆珥對面的谷中,只是到今日沒有人知道他的墳墓。』至於以利亞,按照舊約記載,他是在驚慌的以利沙面前,被火車火馬所接去(王下二11)。當耶穌正要動身往耶路撒冷去的時候,這兩位向耶穌顯現的偉人,似乎有偉人永不至於死的意義。

猶有進者,正如我們已見到的,猶太人一直都相信,以利亞是彌賽亞的先驅者,同時至少有些猶太人的教師相信,當彌賽亞來臨之時,會有摩西陪伴他作為他的伴侶。由此可見,摩西與以利亞在此顯現是相當的適當。不過,這些理由尚未能真正解釋為何摩西與以利亞要向耶穌顯現。

我們再一次翻到路加對於登山易容的記載。路加告訴我們,摩西及以利亞與耶穌談論『耶穌去世的事,就是祂在耶路撒冷將要成的事。』(路九31)『去世』這兩個字在希臘原文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字exodos,即『出去』(英文exodus)的意思。這兩位過去的偉人,與耶穌談論祂的『出去』。

這個字有一種特殊的關聯,這字常用在以色列百姓出埃及,經過曠野飄泊的道路,最後引到應許之地。exodos這個字是描寫那在我們一生歷史中最冒險的旅程,就是那祇有絕對信靠上帝走向未知的旅程。這正是耶穌將要去做的事,祂要在對上帝完全的信靠之中,走上這條冒朵奶j危險的旅程往耶路撒冷去。這是一條充滿了危險,經過十字架,但至終卻有榮耀的旅程。

在猶太人的思想中,摩西和以利亞這兩位人物,常常代表收Y些事情。摩西是最偉大的律法賜予者,他是把上帝的律法帶給百姓的一位至高無上的人物。以利亞是一位最偉大的先知,上帝的聲音藉戎L直接地向人說話。這兩位人物是以色列的宗教歷史與成就中的一對山k。故此,這是以色列歷史中最偉大的人物來到耶穌面前,當祂要走上這段最後、最冒險和未知的時程時,他們來告訴祂繼續往前走。藉戎L們,整個的歷史指向耶穌走的道路;藉戎L們,整個的歷史承認耶穌完成歷史。最偉大的律法賜予者與最偉大的先知,都承認耶穌就是他們所夢想,所豫言的那一位。他們的顯現乃是耶穌繼續前住的信號。因此這些最偉大的人物向耶穌見證,祂是走在正路上面,並且吩咐繼續往前走上祂冒險的exodos,到耶路撒冷與各各他。

不但最偉大的律法賜予者,與最偉大的先知向耶穌保證祂的確走得對,上帝的聲音也來告訴祂,祂是走在正路上。所有的福音書作者都提到有發光的雲彩遮蓋他們,這雲彩是以色列歷史的一部分。在以色列的歷史中,發光的雲彩代表shechinah,就是全能上帝的榮耀。

在出埃及記我們念到引導百姓的雲柱(十三21-23)。我們也在出埃及記念到會幕的支搭與完成,這故事的結尾說道:『當時雲彩遮蓋會幕,耶和華的榮光就充滿了帳幕。』(四十34)耶和華就是在這雲彩中降臨,把法版交給摩西(出卅四5)。我們在所羅門建殿奉獻的時候,再一次遇見這神秘發光的雲彩:『祭司從聖所出來的時候,有雲充滿耶和華的殿。』(王上八10-11,參閱代下五13-14,七2)。整本的舊約聖經中充滿了有上帝神秘榮耀在其中的雲彩的畫面。

我們可以在這事實上,再加上另一生動的事實。旅客告訴我們在黑門山上有一種希奇的現象,厄德賽恩寫道:『在黑門山頂上,極其迅速形成雲彩。在幾分鐘之內有一塊厚帽子蓋在山頂上,但是又立刻分散,整個消失了。』顯然在這一次有一朵雲彩來到了黑門山坡,門徒在起初一定並不注意,因為黑門山的雲彩是有名的來去無蹤。但是有一件事發生了,我們無法猜測所發生的是甚麼事,但這雲彩竟變得光輝與神秘,從其中發出神聖莊嚴的聲音,是上帝在讚許祂的兒子耶穌。在那頃刻之間,耶穌的祈禱得到了答覆,祂確實知道,往前走是對的。登山易容的確是耶穌靈性登k造極的經驗,祂的exodos擺在祂的面前。祂走的路到底對不對?祂冒險上耶路撒冷,並走向等待糸◥漱Q字架是對的嗎?首先有歷史的判斷臨到祂,最偉大的律法賜予者和最偉大的先知,告訴祂要繼續往前走;更偉大的是上帝認可聲音的來到。在登山易容所有的經驗,使耶穌不屈不撓地走上十字架的道路。

彼得所得的教訓(十七1-8)(續)

這登山易容的事件不但為耶穌,也為祂的門徒:

(一)門徒的心中因耶穌堅持祂必須要往耶路撒冷去受羞辱,像囚犯那樣受虐待,受痛苦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而感到傷痛、困擾。在他們看來好像除了黑暗的羞辱以外,別無選擇。但是登山變相自始至終充滿榮耀。耶穌的臉發光如日頭,祂的衣服潔白發出光輝。

猶太人很熟悉上帝對得勝之義者的應許:『他們的臉將像日頭發光。』(以斯得拉後書七章九十七節)沒有一個猶太人能看到那發光的雲彩而不即刻想到shechinah,上帝的榮耀臨到祂的百姓。在這段經文中有一個啟示,這八節經文中至少有三次用到:『看哪!』『你看!』的詞句(中文和合本中35節的『忽然』,按希臘原文為idou『看哪』;五節下的原文為:『看哪!有聲音……』)。好像馬太注視到那奇妙的景象,不能不透不口氣再說下去似的。

在這堛瑤T有一個啟示可以提高門徒的心情,使他們看見那經過羞辱的榮耀,經過謙卑的得勝和越過十字架的冠冕。顯然他們還不太明白,但他們至少能夠體會到十字架並不全是羞辱,無論如何總帶死a耀,出到耶路撒冷去受死實在帶死a耀的氣氛。

(二)彼得在當天晚上必會學到兩個功課。當彼得醒過來,知道了所發生的事,他首先的反應是搭三座棚,一座為耶穌,一座為摩西,還有一座為以利亞。彼得常是一個採取行動的人,總要做事情。但也有應該安靜的時刻,在至高的榮耀面前是思考、默想、崇拜與敬畏的時刻。『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上帝。』(詩四十六10)有的時候我們過分忙於做事,實際上我們若在上帝面前安靜,聆聽、思考、驚嘆、敬拜,就更有好處。在一個人走向戰鬥,出發去冒險以前,他必須驚嘆,並用雙膝跪下祈禱。

(三)但是這堣]有反面的真理。彼得很清楚願意留在山上,他盼望這偉大的頃刻能夠延長下去。他不要下山去,再遇每天的那些平凡的事,他盼望永遠逗留在榮耀的光輝之中。

這是人人都會瞭解的感覺。凡曾經與上帝有親密、平穩、安詳、親近來往的人,都會想要延長這個時刻。正如麥克尼爾(A. H. McNeile)所寫的:『登山變相,永遠要比日常的工作或十字架的道路更加愉快。』

但是登山易容所以賜給我們,祇是為了把每日工作的力量賜給我們,使我們能夠走十字架的道路。珒結z約翰的母親蘇撒拿(Susanna Wesley)有一個禱告:『主啊!幫助我記得宗教並不是限制在教堂或密室之中,也不單是禱告與默想,而是我無論在何處都活在你的面前。』榮耀的時刻並不是為它自己而存在,它的存在為要使普通的事物罩上一層從來未曾有過的燦爛光輝。

教導十字架的道路(十七1322-23

這堶C穌再一次發出保守秘密的禁令,這是十分必要的。人們宣稱耶穌是彌賽亞,卻不知道彌賽亞的真意,也不知道誰是彌賽亞,這是一種很大的危險。他們對於彌賽亞與其先鋒的觀念,必須要迎速徹底的改變。

猶太人心目中固有的觀念之改變,是極其困難,甚至幾乎是不能的。因此要他們忘記彌賽亞是征服者的觀念,要花一段很長的時間。九至十三節是一段極難解的經節。在它們後面蘊藏忖@種觀念。猶太人認為彌賽亞來到以前,以利亞將要回來,作為祂的報信者與先鋒。瑪拉基曾如此寫道:『看哪,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亞到你們那堨h。』他又接下去說道:『他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免得我來咒詛遍地。』(瑪四5-6)以利亞來臨的這種觀念,一點一滴的堆聚,使得猶太人不但相信以利亞要來,他還要在彌賽亞來到以前使萬物復甦。我們也可以說,他要使這個世界適合於彌賽亞的進入。他們的觀念認為以利亞將是一位大而可畏的改革者,他要走遍全地,毀除一切邪惡,使萬物各就其位。其結果是以能力的觀念來想像先鋒與彌賽亞。

因此耶穌要糾正這觀念。祂說:『文士說以利亞來臨,如同吹過一陣潔淨與復仇的火燄一般。他已經來了,可是他的道路是受苦與犧牲的道路,人子的道路也必須如此。』耶穌所規定事奉上帝的道路,決不是宣揚的道路,而永遠是一條以犧牲的愛來邀請人的道路。

這是門徒們必須學習的;這就是他們為甚麼必須靜默,直到他們學會了為止。如果他們要出去傳揚一位征服的彌賽亞,除了悲劇以外不會有其他的結局。據推測,在耶穌釘十字架以前的一世紀中,至少有二十萬名的猶太人,為了無益也無用的革命與叛變而喪生。人在傳揚基督以前,必須知道基督是誰,基督是甚麼?直到耶穌教導祂的跟隨者十字架的必要,他們一定要安靜地學習。我們要帶給人的信息,並不是我們的觀念,而是基督的信息;沒有人能在接受耶穌基督的教導以前,去教導別人。

基本的信心(十七14-20

耶穌一離開屬天的榮耀到山下來,就遇到世間的難題和實際的要求,當耶穌不在的時候,有一個人帶戎L患癲癇病的兒子,到門徒那堨h。馬太用sele{niazesthai的動詞,意即『受月亮之害』)(即東方的迷信)來形容那孩子。在當時,那父親不免要把孩子受害的情況歸諸於邪靈的附身。這孩子的病情嚴重到不但對自己,甚至對其他人都有危險的地步。當耶穌出現的時候,我們幾乎可以聽到如釋重負的嘆聲,我們也可以看到祂馬上把這個無法收拾的場面完全控制了。祂以堅強敵嚴厲的聲音,吩咐污鬼離開,而孩子也就痊愈了。在這個故事中,充滿了許多很有意義的事:

(一)我們不能不為孩子父親的信心所感動。門徒雖然曾經接受趕鬼的能力(太十1),但是在這病例上,他們顯然在公眾面前失敗了。儘管門徒的失敗,這位父親毫不懷疑耶穌的能力,他好像在說:『我祇要到耶穌面前,我的問題就會解決,我的需要就能滿足。』

這埵酗@件十分令人痛心的,又是十分普遍和現代化的事。有許多人認為在教會中,在當今的耶穌的門徒中,對於處理人類處境的疾若是失敗而無能為力的;因此在他們的心目中,仍舊存有這樣的感覺:『祇要我們超越祂那些跟從者,也許我們能夠透過教會的外形與失敗而達到耶穌面前,我們就會得到所需要的。』這是對教會失去了信心的譴責和挑戰。

(二)我們在此地看到人們對耶穌不斷的提出要求。祂直接從山頂的榮耀下來,面對人類的需要與痛苦。祂一聽完上帝的聲音,就聽到人類需要的請求。世界上最寶貴最像基督的人,乃是那決不會把他的人類同胞當作是討厭的人。在祈禱與默想之中很容易感到自己頗像個基督徒;在世界的門關閉,天堂十分接近的時候,很容易感到與上帝親近。可是這不是宗教,卻是逃避主義。真正宗教乃是從上帝面前屈膝之後起來,去面對忖H間的問題。真正的宗教是從上帝那堣鋮能力,為的是要把它分給別人。真正的宗教包含在密室與上帝相遇,並在市場上與人們相遇。真正宗教的意義是把我們的需要給上帝,並不是為使我們有平安與寧靜以及不受攪擾的舒適,而是使我們仁慈地、有效地、充滿能力地滿足人們的需要,一個想跟從他的主周遊四方廣行善事的基督徒,總不能禱告說:『但願我有翅膀像鴿子,我就飛去,得享安息。』

(三)我們在此地看到耶穌的憂傷。耶穌並不是說,要停止與門徒交往,祂而是說:『我要跟你們在一起多久,你們才會明白呢?』再也沒有此忍耐的品德更像基督。當我們在人類的放蕩和愚蠢中將要失去耐性的時候,請記得上帝對我們這飄蕩、不忠,不肯受教的心靈之無限的忍耐。

(四)我們在這堿搢鴢H心的中心地位,沒有信心,甚麼事情也不會發生。耶穌講到移山的時候,使用的是猶太人所熟悉的一個諺語。一位真正能夠說明並解釋經文,也能夠辯明並解答問題的偉大的教師,就是眾所公認的移山填海者。要拆毀、根除、粉碎山嶺,乃是要除去困難的常用語。耶穌說的決不是要我們按照字義來瞭解。其實一般人很少有移除一座真實山嶺的必要。祂的意思乃是:『你若有足夠的信心,一切的困難都能夠解決,即使最艱巨的工作也能夠完成。』人對上帝的信心,是移除那阻礙他們路途的困難之山的裝備。

聖殿的稅(十七24-27

耶路撒冷的聖殿,是一個耗費金錢維持的地方。在那堥C日清晨與晚間的獻祭,包括一隻一歲的羊羔,同時還要獻上酒,麵粉與油。每天所燒的香都要買來,並作準備。祭司身上懸掛扣鬤Q的飾品與袍子,經常破損;大祭司的袍子抵得上一位君王的贖金,這一切都要付上金錢。

因此以出埃及記三十章十三節為依據,定規每一個猶太的男丁,滿了二十歲以後,每年必需繳付半個舍克勒銀子的聖殿稅。在尼希米的日子,貧窮的人要付三分之一舍克勒。半舍克勒相當於希臘幣的兩個銀幣(drachmae);在本段經文中就是這樣稱呼,稅值約合八便士,在耶穌時代巴勒斯坦勞工的工資每日僅有三個半便士。按照這個標準來估計,這筆稅金相當於兩天的工資。送進聖殿的寶庫每年不少七萬六仟英鎊。這筆稅金在理論上是一種義務,若有人沒有付稅,聖殿有權可以扣押他的財物。

收稅的方法經過仔細的組織。在亞達月的第一天,就是我們年曆的三月間,在巴勒斯坦所有的市鎮與村莊之中都有佈告,宣佈付稅的時間已來到了。到了該月的十五號,在每個市鎮鄉村都搭起攤子來,人們就在攤子上付稅。如果到亞達月的二十五號還沒有付稅,只能直接付到耶路撒冷的聖殿中去。

我們在本段經文中看到耶穌付了聖殿的稅金。收稅的官吏到彼得那堸搘L說,他的先生是否付稅?這個問題大概包含惡意的企圖,他們盼望耶穌拒絕付稅。因為耶穌一旦不肯付稅,正統派的人士就可以有把柄來控告祂。彼得立時回答他們說耶穌照付,於是來告訴耶穌,耶穌採用了廿五至廿六節的比喻。

這幅圖畫有以下兩種可能性,而兩者都有同樣的意義:

(一)古代世界的征服國或殖民國,絲毫也不顧及屬國百姓的利益;他們把屬國百姓的存在,當作他們過安舒生活候件。其結果乃是一個君王自己的百姓永遠也不必獻上供物。屬國的百姓背負重擔,償付損稅,君王自己的百姓卻免稅。所以耶穌可能是說:『上帝是以色列的主,我們是真以色列,因我們是天國的子民;外人必須付稅,我們卻是自由的。』

(二)但是這一幅圖畫大概比那一幅簡單得多了,如果有君王向全國徵稅,他決不會向他自己的家庭與家屬征稅,因為徵稅的目的,乃為供給君王的家屬。那麼,課稅是為了聖殿,而聖殿是上帝的家,耶穌是上帝的兒子,當祂的父母在耶路撒冷找到祂的時候,祂豈不是曾說:『豈不知我應當在我父的家婸礡H』(路二49)一個作兒子的怎會有責任付稅給他自己的父家?

雖然如此,耶穌說他們一定要付稅,不是為了律法的強迫,乃是為了一個更高的本分。耶穌說,一定要付,否則『恐怕觸犯他們』。新約之中常以特殊的方式來使用『觸犯』這個動詞skandalizein與名詞skandalon。這動詞決不是去傷害或觸怒或有損於他人的驕傲的意思。通常的意思是拿一塊絆腳石放在某人的路上,使其絆跤或跌倒。在希臘文中,skandalon並不是我們所謂的誹謗或觸犯的意思,經常是指使某一個人失足,滑跤或跌倒的東西,因此耶穌所說的是:『我們一定要付稅,使我們不致於對別人有壞的榜樣。我們不祇要盡我們的本分,必須超過我們的本分,才能向別人表明他們應當做些甚麼。』耶穌不肯做一件別人認為祂可以少盡一些作人的責任的事。在我們的生活中,也許有時可以求免除或例外,也有些事可以容許我們安心地去做,但我們決不要作任何要求,或任何事情,使我們對於別人會有一個壞的榜樣。

我們也許要問,為甚麼要把這段故事流傳下來?由於篇幅的原因,福音書的作者顯然必須選擇他們的材料。那麼為甚麼要選上這個故事呢?我們不要忘記馬太福音寫作的時間是在主後八十至九十年之間,在此以前的一時期,猶太人和猶太的基督徒面臨一個非常責在,非常困擾的難題。我們已經看到每一位年滿二十歲的猶太男丁都必須付聖殿稅,可是聖殿卻在主後七十年完全摧毀,再也沒有重建。聖殿毀壞以後,羅馬的皇帝維斯帕先規定那半舍克勒的聖殿稅,現在應當付給羅馬猶皮得加比多連(jupiter Capitolinus)神廟的銀庫。

這的確是一個嚴重的難題,有許多猶太人與猶太的基督徒堅決地反對這個規定。任何類似廣大的背叛,都會遭遇到不幸的結局,因為他們在頃刻間就被完全鎮壓,並使猶太人和基督徒得到不忠、背叛,與不服從的壞名聲。

這個故事放在福音書中,為要告訴基督徒,尤其是猶太的基督徒,不論他們多麼地不愉快,仍必需接受並擔負作國民的責任。它告訴我們,作基督徒與作好國民是攜手並行的,那逃避良好的公民責任的基督徒,不但缺乏了國民身分,也缺乏了基督教精神。

怎樣還我們的債(十七24-27)(續)

現在我們要來看看這故事的本身。如果我們按戌r句來看,它的意思是說耶穌吩咐彼得去捉一條魚,他就可以在魚的嘴塈鋮鴗@個錢幣,足夠付償他們兩人的稅金。福音書中並沒有告訴我們彼得是否如此行,祇是以這句話作為結尾。

在我們細察這個故事以前,我們一定要瞭解,東方人喜歡盡量用最戲劇化與最生動的方式來說明一件事,並且在說的時候臉上帶池樾磢滲漁e。這個神蹟的困難有三方面:

(一)上帝決不會在我們能力所及的範圍之內行一個神蹟。這是一條很重要的真理,因為倘若是這樣,就不是幫助我們,反而會害了我們。門徒不論有多窮,還不致於窮到需要以一個神蹟才能使他們繳納兩個半舍克勒稅銀的地步。去賺這筆錢並沒有超越人的能力範圍。

(二)這個神蹟都與耶穌重大的決定相違背,祂從來不會為了祂個人使用神蹟的能力。祂可以把石頭變餅滿足祂的饑餓──但祂卻拒絕了。祂可以使用祂的能力來增加祂自己的利益,成為一位行奇事的人──可是祂也拒絕了。耶穌在曠野就作了一次有永久性的決定,即祂不能自私地使用祂的能力。假如這個故事是按照刻板的字句來說明,毫無疑問地就表示耶穌使用了祂屬靈的能力,來滿足祂個人的需要,這是耶穌絕對不會做的事。

(三)如果這件神蹟真正是按照它的字面,其中甚至還含有一種不道德的觀念。如果一個人可以從魚嘴塈鋮勴來付稅,人生就會變為混亂。生活決不該有這種安排。使人可以利用這種懶惰、不努力的方式,來盡他們的責任。有一位希臘的偉人說:『上帝明明已經定規,流汗是萬物的代價。』基督徒的思想與希臘人正有同感。

如果真是如此,我們還有甚麼可說的呢?我們是不是要說這祇是一個傳說的故事,祇是一個想像中的虛構,絲毫沒有真實的根據呢?決不是;總有些事情發生。

我們再一次要記得,猶太人喜歡戲劇化與生動的言詞。那麼,所發生的大概是,耶穌對彼得說:『彼得,你是對的,我們也必須付上我們正當合法的稅金。你曉得該怎麼辯,回去打一天的魚,你可以從魚的嘴堭o到足夠付我們稅金的錢,打一天的魚就足以應付我們的需要。』

耶穌是說:『彼得,回到你的工作上去,這是償還你債務的方法。』同樣,打字員可以在她打字機的鍵盤上找到她的新大衣。汽車技工可以在汽車的汽缸中,找到他自己和妻子以及全家人的食物。教員可以在黑板與粉筆中,找到他的費用。職員可以在他的帳簿與帳單中,找到他自己和他所愛者所需要的供應。

當耶穌說這番話的時候,祂的臉上帶旬漁e,並以戲劇化的言詞藉糸◥漁汗蝏‘X來。祂並不是真正吩咐彼得,到某條魚嘴堨h拿某一些銀錢,而是吩咐他在每日的工作中,將要得到他付稅的需要。──《每日研經叢書》